您的位置: 四平资讯网 > 育儿

【江南】红楼妇人之刘姥姥(赏析)

发布时间:2019-09-13 03:36:48
“高手在民间!”当我们果然看见一个“高人”,却又发现TA是名不见经传的,这时候往往就会有这样感叹。《红楼梦》里就有这样一个“高手”——刘姥姥。

《红楼梦》果真是不负了“百年巨著”的名号!上至大富大贵的皇亲贵戚下到卑微渺小的农夫村妇,似乎每一个人物都那样的活生生,叫人不得不从心底里叹服。刘姥姥,就是一个很让读书的人看了要连连惊叹的一个人物。
刘姥姥,在80回的《红楼梦》里出场并不多,却让人实在印象深刻,不由得就生了一个念头出来:这样写一个八杆子打不着的“穷亲戚”,是不是日后她会有什么重要的作用呢?当然,80回后没有了,刘姥姥到底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读者不知道,但是,红学家们的研究是刘姥姥一定跟荣国府有关系,毕竟,她第一次出现在荣国府的时候就跟王熙凤攀上了“交情”。王熙凤是哪一个?《红楼梦》的大主角之一呀,故事不仅仅多的不得了,也精彩的不得了,不是嚜?所以,跟王熙凤,凤姐儿“攀上了交情”的刘姥姥,故事又怎么会不精彩?尽管刘姥姥的故事在80回里并不多,不过那么两三回,到底也不算少了——很多重要的丫头们都没有她作主角的故事多呢。旁的不说,紫鹃,《红楼梦》第一女主角的贴身大丫头作主角的故事也只一回,不是嚜?刘姥姥,果然是一个不那么简单的农村老太太。
刘姥姥,出场很早,而且回目还用到了她的名字——第6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这一回的回目尽管告诉了贾宝玉跟袭人之间的肌肤肉体关系,很重要的事情,作家却只写了开头的一段,而且还不是很长,或许,对于贾宝玉,作家希望读者既要觉得他是翩翩少年,但是又不能够太成熟,所以,尽管他的性生活只能够是一带而过的,所以,尽管回目是“贾宝玉初试云雨情”也不可以用太多笔墨?作家笔下的贾宝玉的 场景给人的感觉是很美很纯洁的,完全不似他的堂兄贾琏、贾珍等人那样不堪。当然,这有些扯远了,回到刘姥姥。第6回除了第一段贾宝玉跟袭人的 ,下剩的整整一回竟全部都是农村老媪刘姥姥的故事——刘姥姥果真不简单的哦?。
刘姥姥的出场很平淡,不过一笔带过:“……因狗儿白日间又作些生计,刘氏又操井臼等事,青板姊弟两个无人看管,狗儿遂将岳母刘姥姥接来一处过活。这刘姥姥是个久经世代的老寡妇,膝下又无儿女,只靠两亩薄田度日,如今女婿接来养活,岂不愿意。遂一心一意,帮衬着女儿女婿过活起来。……”这里作家用了一个“久经世代”,或许,正是这一个“久经世代”吧?作为农村老寡妇的刘姥姥才可以有故事?尽管刘姥姥不是“寡妇门前是非多”的小寡妇,老寡妇一般也给人一种精明厉害的印象,不是嚜?刘姥姥不是个一般人。
刘姥姥真的是不那么一般哦。
寻常普通的人际交往当中,往往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不是嚜?穷人结交富人往往会叫人生出来“吃大户”的疑心。这也怨不到旁的人会做这样想法,原就是有钱人经常会拿了钱物出来给穷朋友的,不是嚜?当然,穷人结交富人也常常要赔本的。脸面的?抑或是其他方面的?也只有当事人心里明晓了。张爱玲写过一篇小文《雨伞下》,借用下雨没有雨伞的人钻到有雨伞的人的伞底下躲雨,不想伞的边缘滔滔流下水来,倒反而比天上掉落下来的雨更来得凶,让挤在伞沿下的人头上淋得稀湿。刘姥姥跟荣国府攀交情,赔上的是她的一张老脸。当然,为了女婿女儿一家子以及自己的生计,刘姥姥或许也并不认为赔了自己的脸面有什么,就好像她这样跟她的女婿说:“……你(狗儿,刘姥姥的女婿)又是个男人,又这样个嘴脸,自然去不得。我们姑娘,年轻媳妇子也难卖头卖脚去,到还是舍着我这付老脸去磞一磞。果然有些好处,大家都有益。……”——刘姥姥在去往荣国府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跟荣国府攀交情是要将自己的脸面抹下来放在口袋里的。其实,我一直都认为那些为了结交某些想要结交的人将自己的脸面藏起来的人是既然人不齿又让人叹息的,毕竟,以脸皮做交换总是代价大了些。我们的国家不是有“人活脸树活皮”的俗语?不要脸了?是可悲可叹的吧?亦是可怜的,不是嚜?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可以说是贸然前往(她并没有给荣国府的任何人消息就兀自跑了去了),所以很多时候她展现在读者眼睛里的都是一种畏畏缩缩的样子。比方说有这样一句:“……找至宁荣街,来至荣府大门石狮子前,只见簇簇的轿马。刘姥姥便不敢过去,且弹弹衣服,又教了板儿几句话,然后侦到角门前。[甲侧]侦字神理。……”这里作家写到一个“侦”字,又有脂批“神理”,当然,还有那一句“且弹弹衣服”,无一不道出来了刘姥姥的卑微,叫人看了不由得会生出来些许的悲凉。在这里,作家写荣国府看门的仆人都是“挺胸迭肚、指手画脚的人”,也真的叫人不由得感叹真真是那一句“阎王易见,小鬼难缠”——从来官宦人家的家人都是架势端的十足的人,不是嚜?狗仗人势?说的难听就是这一句了。当然,刘姥姥对这些看门人的称呼也再一次道出了刘姥姥的卑微可怜——她侦到跟前叫的是“太爷”,区区看门人都是“太爷”,那荣国府的真正主子又是什么?就只一个很小的场景里头已经将草芥平民的卑微可怜写尽了,不是嚜?
再往后,刘姥姥展现在读者眼睛里的是一路小心翼翼的讨好,也让读者一路随着她一次次的叹息连连,尽管刘姥姥第一次进荣国府最终是如愿以偿,揣着王熙凤赏她的二十两银子回去了。终究叫人心里酸楚楚的,不是嚜?
当然,在这第一次进荣国府的故事里头,刘姥姥的言行似乎跟前边作家给她的“久经世代”并不怎么符合,尤其是在见了王熙凤出来,周瑞家的就这样说她:“我的娘,你见了他(凤姐儿),怎么到不会说话了,开口就是你侄儿。我说句不怕你恼的话,便是亲侄儿,也要说和柔些,[蒙侧]不自量者每每有之,……那蓉大爷,才是他的正紧侄儿呢。他怎么又跑出来这么个侄儿(板儿)来了![甲双]与前眼色真(针)对,可见文章中无一个闲字。○为财势一哭。”刘姥姥在凤姐儿跟前一直都是期期艾艾的,而且还没开口就已经飞红了脸,求人果然是一件要舍弃了脸皮的事情呀!即便刘姥姥,作家都用到了“忍耻”二字,在作家心目当中,人都是平等的?所以求人救济是一种耻辱?但不管怎样,这一次在凤姐儿跟前告诉生计艰难时的刘姥姥并没有表现出多少“久经世代”的老道来,不过是一个到钟鸣鼎食的富贵人家寻求点儿帮助的、卑微可怜的农村老媪罢了。或许,作家所以这样是为了日后她的二进荣国府做铺垫?毕竟,就如史湘云说的:“纵有好的,且留在后头”?曹雪芹将刘姥姥的更多的精彩都放在她的二进荣国府的故事里了。
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时就不是又来贾府打抽丰的了——她是因为“好容易今年多打了两石粮食,瓜果菜蔬也丰盛”——收成好了,自然不会忘记了当初给了自己帮助的恩人,所以,就摘了“并没敢卖”的头一起的尖儿来“孝敬姑奶奶姑娘们尝尝”了,当然,这是刘姥姥一家人的“穷心”。都说农民朴实忠厚,刘姥姥一家正是代表,他们不会忘记了曾经给过自己帮助的人,一旦有了好转他们会拿了自己最好的东西来报答。
当然,也该着刘姥姥“有福气”,这一次她竟投了两个人的缘了,一个是凤姐儿:“大远的,难为他抗了那些沉东西来,晚了就住一夜,明日再去罢。”另一个是贾府里的老祖宗,贾母。贾母听见刘姥姥,就说话了:“我正想个积古的老人家说说话儿,请了来见一见。”当然,在平儿、周瑞家的、张材家的的眼睛里这自然是刘姥姥的“福”了,不然周瑞家的怎么会笑着跟刘姥姥说:“可是你老的福来了”这样的话呢?下人奴才眼睛里主人的注意就是服气,而且是求之不得的服气,不是嚜?刘姥姥果然是有福之人。?
刘姥姥在荣国府第二次的故事里头虽不说世间百态都叫人看见了,但也绝对是一出精彩的大戏——这一出戏里头,形形 的人、事都那样的好看。当然,最主要的是这第二次的走进荣国府,方才将刘姥姥的“久经世代”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了。
刘姥姥第一次进荣国府的时候实在是局促的紧,也实在是阻碍了她的发挥。而第二次就不一样,这一次刘姥姥并不是来打抽丰的,她是来“进贡”的。进贡跟打抽丰绝对不同,尽管或许进贡的东西富贵的人家并不认真看待,到底不再是伸手乞求别人的赏赐了,自然心态就全然不同了。第一次是担心害怕,万一求助不成,岂不是既丢了脸面又得不偿失?第二次则是很轻松的状态了,毕竟,中国人从来是不打上门送礼的人的脸的,即便礼物在收礼人的眼睛里多么的微不足道,到底是礼物,不是嚜?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所以能那样肆意发挥就是因为她是轻装上阵的,不是嚜?
轻装上阵的刘姥姥在大观园、在荣国府里尽情表演着,也尽情享受着,当然,她对于凤姐儿、鸳鸯指派给她的任务也完全心知肚明,但是她一点都不介意,而是尽心尽力的配合演出了一出出精彩的戏,她深深知道,只要老太太高兴了,她也就不白来一趟了。她这样跟鸳鸯说:“姑娘说那里话(事后,鸳鸯跟刘姥姥道歉,刘姥姥如此说),咱们哄着老太太开个心儿,可有什么恼的。你先嘱咐我,我就明白了,不过大家取个笑儿。我要心里恼,也就不说了。”——刘姥姥果然是久经世代的老人精呀!当然,读书读到这一节,在笑的同时恐怕依旧会心里生出来一些隐隐约约的难过吧?穷人跟富人交往,往往是要做了“篾片”小丑给人拿了去开心取笑的,也不得不叫人叹息。是不是有这样的话?穷人结交富人,往往脸皮不那么重要?当然,果然穷人为了要好好的活下去,TA自己或许并不觉得牺牲一下脸皮是多么重要的事情,毕竟,在我们的国家有“好死不如赖活着”的俗语,况且,果真能够让富贵的“朋友”开心了,“穷朋友”总能够最大化的得到好处,何乐而不为呢?脸皮不能够当饭吃,黄金白银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嚜?当今的中国,一切都朝钱看,所以什么样不要脸的事情都能够看见,人们也已经不再吃惊了,麻木了?抑或见惯不怪了?谁知道呢?反正,只要能够活的好,人是可以舍弃掉尊严的。也实在是可悲可叹的呀!
当然,刘姥姥二进荣国府,一系列的故事叫人看见了一系列的人性。比方说贾母老太太的善良,贾母在刘姥姥跟前没有表现出多少的钟鸣大家的老祖宗的高高在上来,倒反而一直都是那样的平易近人,开口便称呼刘姥姥“老亲家”,而且借着还史湘云的席的机会带领刘姥姥好好的游玩了一遍大观园——或许,贾母知道刘姥姥是容易不得进城来一趟的,既然来了,就叫她看看,所以,贾母“便要领着刘姥姥都见识见识”,贾母是一个很善解人意的老太太,而且在整个过程当中也并不看见贾母的颐指气使,而真真是平儿嘴巴里的“最是惜老怜贫的”一个老太太,绝对是大家子里老太太的范儿,叫人尊敬。
一直陪在老太太身边的王夫人、邢夫人、薛姨妈不过是陪衬而已,但在看见凤姐儿戏弄刘姥姥大杯子喝酒的时候,王夫人和薛姨妈也并不赞成:“说是说,笑是笑,不可多吃了,只吃这头一杯罢。”她们姊妹到底还有些有敦厚善良的一面,不是嚜?人性的温柔。
当然,除了贾母等几个妇人,下剩的就是那些小媳妇跟姑娘们了。小媳妇中间,“李纨是个厚道人”,听见凤姐儿鸳鸯两个私底下商议要拿了刘姥姥取笑,就不赞同,还劝两个人不要“淘气”,或许,李纨是怕惹得老太太说?但是也没准她并不认为取笑刘姥姥那样的贫婆子是应该的吧?李纨果然是厚道的呀。王熙凤不必说了,她的机灵、她的能干、她的嘴巴乖是哪个能够比得过的?但是鸳鸯还真的让人吃了一惊,不是嚜?当然,鸳鸯能够有胆子当着老祖宗的面戏弄老祖宗的客人,而且还跟李纨这样说:“狠不与你相干,有我呢。”好大的口气,也只有老太太的贴身大丫头方能有这样的底气吧?也看得出,鸳鸯是一个敢作敢为的女孩子,没有担当的胆子,也不会有日后抗婚的刚烈了,不是嚜?刘姥姥二进荣国府,鸳鸯的表现其实是很抢眼球的,她的个性也在刘姥姥的故事里叫读者看见了一些。
再有,就是诸位姑娘了。林妹妹不必说,她原是个爱取笑人的、嘴巴太乖的人。她先是笑说刘姥姥是牛,说里这样写:“黛玉笑道:‘当日舜乐一奏,百兽率舞,如今才一牛耳。’[蒙侧]随笔写来趣极。”这一句不过是黛玉看见刘姥姥随着梨香院的音乐手舞足蹈时随口说的,没有什么好叫人攒了眉的,况且,前边刘姥姥自己也说了自己是“食量大如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的,不是嚜?所以,黛玉说刘姥姥是牛也并没有说错,却高雅,毕竟,刘姥姥怎么会知道舜乐起,百兽舞呢?至于,后来黛玉称刘姥姥为“母蝗虫”就有些叫人不太喜欢了,尽管薛宝钗听见了也赞她聪明伶俐,到底叫人有些异样——黛玉眼睛里的劳动人民是可以随意嘲讽讥笑的。这也是红学家周汝昌先生不喜欢黛玉的原因,他不止一次在著作中写到这一点,我倒觉得周先生有些以点盖面了,曹雪芹写人,从来没有十全十美的,林黛玉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完美的女孩子,她的身上会有这样那样的小缺点,但是,林黛玉却依旧赢得了无数人的喜爱,不是嚜?毕竟,林黛玉是至纯至洁的,人们总是向往至纯至洁的美好,如今,不是就有很多自诩为“草木之人”的女人?林黛玉肯定是草木人的鼻祖呢?一笑。

共 645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这一篇赏析文字,从刘姥姥的一些事迹,乃至于是为人处事上,进行不断的分析和挖掘,从而探索出这样一个人物形态的本真来,所叙述的过程,大多依据原著的内容,而分析的性格特点之类的,却是就事论事,颇为让人信服。《红楼梦》里众多的人物中刘姥姥的细节不算多,却有让人过目难忘的深刻,除却刘姥姥贯穿前后的见证了贾家兴衰的作用之外,姥姥先后二次进大观园绝对是这个人物的重头戏,除却表象的为读者导引大观园格局形貌的功用之外,还有导引更深一层的贾府与大观园内部关系曲折的作用。作者的解析精微细致到人所不及,又无处不合情合理,读者思及原著再经作者解析点拨颇得令人释然之感。欣赏佳作,倾情推荐!【编辑:简单爱好】【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804 6】
1 楼 文友: 201 -08-0 14:44:2 问好作者!感谢赐稿江南,祝创作愉快!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8-04 08:50:24 謝謝簡單愛好!夏安!
2 楼 文友: 201 -08-0 14:45:15 作者带着自己的思考,通过对红楼人物举首投足之间的一言一语明察秋毫,把情节分析得有力透彻,实是佩服。孩子积食发烧怎么办
一岁宝宝口臭怎么回事
治疗心梗的民间偏方
小孩口臭的原因和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