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四平资讯网 > 体育

黑巫师朱鹏 第三十五章:愚蠢的热血,理智的高贵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5:29

黑巫师朱鹏 第三十五章:愚蠢的热血,理智的高贵

对于巫师学徒来说可能根本就无法解决的难题,对于正式巫师而言一般都只是举手之劳,房间内,随着漆黑色的卡牌翻转,幻影般的白袍女人穿过朱鹏的身躯如同受到某种强烈感召般走了过去,然后她溶入到了黑光之门,那张漆黑色的卡牌之中。

“这是噬神师一脉的造物,我拿在手里也无法真正发挥它的力量,送给你吧。”说着,银发老人以两指夹着那张通体漆黑色镶嵌着亮银边角的卡牌,将它递送到了朱鹏的面前。

长者赐,更何况是如此品相不凡的牌,朱鹏虽然觉得有些异样,但终究还是伸出手去接那张卡牌,在手指碰触到这张卡牌的瞬间,朱鹏作为噬神师学派的传承者就自然而然知道了这张卡牌的效果与作用。

安恩尼老先生也不知道是在哪里得到了这张牌,它里面原本的力量已经消耗殆尽了,但卡牌本身的结构与根底还在,安恩尼以它为引子捕捉了纠缠在自己身上的怨灵,但对于并非是噬神师的老人家来说,这张补完的牌他一样无法使用,像之前那样引动卡牌微乎其微的部分力量就已经是契约巫师所能做到的极限了,所以将卡牌赠送给朱鹏就真的是顺水人情。

当然,即便如此,这份正式巫师送给二等学徒的人情也大得吓人,朱鹏只要接受,日后安恩尼若有召唤,为其出生入死地拼杀一次,也是情理之中的报偿。这一点双方不用明说,却也都是应有之意。

战斗牌:

幽暗夜之牌(黑暗/死灵/套装):

掌握程度:0%

等阶:1阶20级

效果:施法者投掷卡牌,可自由调整幻影打击或三倍斩首效果,卡牌将会大幅吞噬被斩杀者生命力,通过魔力回路补充施法者魔力消耗/卡牌将会持续吞噬受术者生命力,补充施法者魔力消耗。

铭文:夜色的幻影切割撕裂一切,咒怨的诅咒将会如影随形。

如果事情发展到这里,即告结束,那么就真的是宾主尽欢令人满足,朱鹏得了十足十的大便宜,而安恩尼得到了一位极有潜力实战派学徒的友谊。然而也不知道是应该悲哀还是庆幸,在安恩尼递牌,朱鹏接卡,两者双方以那张卡牌为媒介联系在一起时,今晚自魔宠角斗开始便一直闪烁不休的命运与力量这两张牌突然扩散开命运中混合着誓约的奇异能量。

首先是寄生心脏亲密度+5,深渊豺狼人防御+1的誓约咒力。

然后散乱而破碎的命运片断在年轻黑巫师的眼前毫无逻辑顺序的闪过:大地在燃烧、触目所及尽是成堆的尸体、疯狂大笑的深渊信奉者、一群又一群的黑袍站在大楼上俯视着鲜血铺成红毯的大地冷笑、挂满了人头的枯树、巨大的巫术魔阵笼罩大半个金陵、无数衣衫褴褛只是艰难活着的老人与孩子身躯如蜡像般溶化、大片大片魂肉组成的暗红色光粒萤火虫般飞舞投入虚空、整个夜空中有一头虚幻的恍若山岳般巨大的干瘪龙尸、在大群黑袍围绕魔阵念诵咒文的主祭台上一位银发的俊美年轻人站在那里、他冲着虚空中注视着这一切的朱鹏冷笑……黑暗、殷红的血色、尸骨、超大型的黑巫术灵魂活祭,这一幕幕画面轰地一下冲入朱鹏脑海,让他头痛欲裂的同时也看清了某些未来,血色的未来,绝望的世界。

“……您,这次来金陵城的目的是什么?”满头冷汗地后退了两步,朱鹏猛地抬头以一种野兽般的目光注视着自己面前的银发老人。

“…………”

“以你的身份,问这样的问题是很失礼的。我今夜心情很好,拿着它离开这里,我不需要你报偿什么,别忘了你自己的巫师之路才刚刚开始。”微微皱眉,眼神逐渐由柔和恢复锐利的安恩尼恍若看穿了什么

,他疲惫地挥一挥手赶朱鹏走,似乎突然失去了交谈的兴致。

“以大量的灵魂与血肉进行黑巫术活祭,可以让低阶的召唤师召唤并束缚住高阶的生命存在,可以加强力量,增厚魔力,更可以强化重组施法者那原本软弱无力的身体。甚至,甚至还能让一位垂垂老矣的巫师恢复已然失去的青春活力……我说的没错吧?”

“朱鹏……你忘记了我刚刚所说的话了吗?作为一名高贵的巫师,千百年后回顾往昔时,你会觉得今日所坚持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愚蠢并且幼稚得可笑。”蓦然睁开原本已经闭合的双眼,银发老人凌厉的目光如刀子般扎着朱鹏,似乎眼前年轻人的一些话语已经碰触到了他的痛处。

“也许……也许吧。当未来的我回顾往昔时,会嘲笑今日的幼稚愚蠢,但我至少不会为此时的选择而后悔。”

“对不起,您的厚爱我无法接受,未来在战场上相见时,请您务必不要手下留情,因为我绝对不会。”说着,朱鹏缓缓将手中珍贵的套装夜之牌放在了老人面前的地毯上,然后他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再见面时,两人可能就是彼此想要杀了对方的仇敌。

一声轻响之后,房门闭合,空阔的房间内又仅仅只剩下银发老巫师安恩尼一人了。

“真是个傲慢到极点的小辈啊,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伴随着尖利的话语声,喀吧喀吧得一阵脆响过后,老巫师的脖颈中又缓缓挤出一个一模一样,却又比安恩尼稍小一些的头颅。原本慈和而又威严的老巫师,瞬间变成了恐怖的双头怪。双头,在施法者的世界里很多时候代表着强大,双重施法,法术协作,甚至对于致命伤害的抵抗性……

“你想死吗?那是噬神师学派鬼形人的弟子,如果我们以私人身份出手杀了他,鬼形人真的会一口口生啖了我们。哪怕下地狱,你都会觉得相比他的虐杀,你轻松得好像升入了天堂……一个小小的二等学徒可阻挡不了组织的脚步,真的敢来,违逆组织计划的反击力自然而然会抹杀了他,我们可不能以私人的身份惹上鬼形人那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头颅大一些的安恩尼如是的语,大一些的头颅似乎更显得沉稳睿智,而那小一些的头颅则充满了戾气。

“契约巫师最初的本源,噬神师真的有那么可怕?让你都如此的忌惮。”

“一个像盅虫一样不断吞噬上位者,最终狂笑着撕咬神明的疯子学派……安恩尼,你还太年轻了,无法理解上一个时代整个巫师世界都几乎被那些疯子所支配的恐惧。鬼形人,三百年前我就以为他已经死在了魔宠反噬之下,没想到他居然苟延残喘的活到了现在,不过那种人只要活着,算算时间,他应该开始在冲击超凡生命了。”大一些的头颅缓缓言语,然后他一伸手,地毯上的夜之牌被无形之力牵引自然飞落到他的手中。

当年,就是这张牌差点要了他的命,让一位伟大的传奇巫师不得不得寄生在一个资质弱小并且没有才华的召唤师学徒身上。这一次又碰到了才华出众的噬神师,本想好好结交一番,没想到终究还是要站在对立面。

“命运,真是有趣啊。”幽幽的叹息声,在房间内回荡不休。

……热血通常愚蠢,因为冲动干扰了思维。理智往往冰冷,常显得重私利且无人性……

“还是冲动了啊,那张夜之卡应该厚着脸皮拿走才是,一阶顶峰的战斗套装牌啊,我三五年内恐怕都没机会自己制造出来……呜呜,越想越心痛啊。”一边自言自语着,朱鹏一边拿出拨打了一个号码,虽然这年头外太空的卫星都是巫师城政务院的了,但金陵城还是有独立的信号塔的,所以在城内打还问题不大。

“喂,朱哥,啥事啊,都这么晚了。”穿着粉色睡衣的朱茵似乎睡得有些迷迷糊糊的,她接起翻了个身,左手下意识地在浮凸有致的身子上抚过。

“告诉崔副官,请务必严密的监视那些在军区供职的巫师,我怀疑他们在准备大规模的黑巫术献祭仪式……军区和那些巫师所签订的契约根本就没有任何束缚力,对于巫师这种存在来说,只要价格合适,他们连魔鬼都能贩卖,军区目前对他们的束缚与威慑力,实在太低了。”反复地向朱茵复述了事情的严重性,做完自己暂时能做的事后,朱鹏挂了。

过去恒定不变,而未来则有无限的可能性,朱鹏在刚刚那瞬间所看到的未来片断只是无数种可能中最可能发生的一种。

想一想金陵那些每日死去的平民,想一想被深渊力量所包裹笼罩的巨城,想一想超大范围黑巫师献祭可以得到的好处……如果不是这次的目标是自己的族人,就连朱鹏都想去分一杯羹啊。

越是弱小的位面世界,与深渊恶魔或者炼狱魔鬼做交易越是吃亏,然而对于背靠巫师世界的黑巫师来说,这样的问题自然不存在。

云南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山西治疗阴道炎医院
承德治疗龟头炎医院
昆明好的性病医院
山西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