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四平资讯网 > 健康

都市之我为宗师 第四百六十五章 飞檐走壁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7:54

都市之我为宗师 第四百六十五章 飞檐走壁

车靠着山腰处的小区停下,翠华小区的名字让人心生好感,而这里则是那些富豪居住的地方,孙长宁和两个人下了车,前面的一处带着庭院的大豪宅就是这一次要去往的目标了。

孙长宁看了一眼严金,后者顿时正色:“我不会再向里面去了,哈里斯先生的周围也有高手,你去也就罢了,但是我去,既然背叛了,我以后就不能在这里混下去了。”

“是么,那你就睡一会吧。”

孙长宁一掌打在严金的脖颈上,巨大的力量顿时贯穿他的全身,随后他就闷哼一下倒在了地上,而周小雨同样一惊,下一瞬间她两眼一翻,也被孙长宁弄昏了

这两人被丢在车上,孙长宁把钥匙拔了锁住,紧接着就向着豪宅的门户走去。

“等等,请出示.....”

那门口的两个警卫还没有把话说全了,下个瞬间就被孙长宁一指戳在腹部,暗劲瞬间贯穿全身,他们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当然,对于鲁滨逊·哈里斯来说,他的豪宅必然是有安防系统的,孙长宁从口代中拿出子弹,之前用掉了三发,现在还有二十七发。

两指一合,猛地一弹,一个摄像头瞬间就被打爆,随后带来的则是监控系统的一处无信号,此时在豪宅内的安防人员发现一处摄像头失去图案,顿时心中生出疑惑来。

而就在这时候,孙长宁已经施施然的走了进去,那步伐极快,一路上子弹爆发的声音不停,又是六下之后,连同最开始的摄像头,已经被打爆了七个。

大宅有五层,这种豪华形的洋房确实在东土难以见到多少,眼看这个主楼,孙长宁也不由得生出这家伙过得确实不错,能玩得起古玩拍卖的果然都不缺钱。

“古有梁上飞,今看我来个壁虎爬墙,飞檐走壁。”

孙长宁五指向着墙上一扣,那暗劲猛地钻入其中,巨大的力量如同打桩机般,孙长宁的两只脚贴着墙壁,这么身子悬着,猛地发力,一鼓作气,瞬间就攀登上了五层楼。

民国时期,异人金恩忠著有一本《国术名人录》,当时上面记载了从清朝末年到民国初年里一百多位武术大师,其中有一段描写杨露禅的,很是让人感到有意思。

【杨聪明识书,以格致参入技击,故太极以至不见不闻之化境,能贴壁悬空。】

这是说杨露禅可以如壁虎一般,用太极劲贴着墙壁爬上去,这种水准就和武侠中的刺客差不多了,所谓侠客行也不过就是如此。

在现代中,这种技巧并非是不存在,譬如军队之中,很多“有线兵”都可以爬上三四层楼,一只胳膊抓住疏通管道,另外一只手只要有个能抓的地方就可以翻上楼去,而爬树一下子窜到十几米高更不在话下。

士兵都可以做到这种事情,更遑论是武术大师呢?这当中的区别只是在于,士兵们用的是借力,也就是借助物体本身的凹凸不平来攀登,而那些武术大师,强的可以直接把手抓在岩石中,亦或是一点点小小的凸起都可以成为他们攀登的踏脚石。

武术这东西,本就是把大的练到入微的一种本事,凡事一旦把精细的弄成了,那么粗犷的就难不倒自己了。

现在孙长宁就好像刺客信条里面的各位刺客大师,各种奇异功夫施展出来,即使是藏在铜墙铁壁里也能给人直接揪住。

“那么,今天到底是来偷东西呢,还是来杀人呢?”

孙长宁一跃到了窗户下的墙根处,一只手抓着墙壁,脚尖垫着,猛地一个转身把五楼的玻璃震碎,这动静自然惊动了五楼的人,孙长宁瞬间跃进去,那迎面而来就是两个高大的白人,但话都没有说出去,孙长宁瞬间就把他们的脑袋给打爆了。

两具肉身倒飞出去,跌落在毛地毯上,没有发出太大的动静,孙长宁扭了一下脖子,目光一转,看向一旁真皮沙发上的人。

一个棕色头发的小姑娘。

安安静静的就好像小公主似的,穿着宽大的洁白长裙,她那一双如蓝宝石般的眸子看着孙长宁,而在她身边,则是另外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她站起身来,似乎很是紧张,以至于隐隐把小姑娘护在身后。

而她的装扮也像极了外国的贵族,并不是寻常的侍者。

“鲁滨逊·哈里斯的女儿和情人?”

孙长宁脑海中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毕竟这里可是鲁滨逊家的五楼,除了他自家的人,又哪里会有别人在呢?

金发的女人看着孙长宁,从她的呼吸可以知道她现在紧张的要死。

咔嚓。

她的手里已经握上了枪,子弹上膛的动作虽然有些仓惶,但是还没有到手忙脚乱的地步,显然也是经历过一定的训练,孙长宁静静的看着她的动作做完,突然反手从兜中掏出一枚子弹,两指一合顿时就打了出去。

砰!

比她更快,比她更准,她的枪还没有举起来顿时就被打穿,那枪壳上一个清晰的空洞,子弹已经打在了枪管上,而她受到惊吓,那手枪自然跌落在地上。

差一点点就炸膛了。

这一刹那的动作看的女人瞪着眼睛,而那个外国小姑娘似乎看见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如蓝宝石般的眸子中突然亮起不明所以的光彩,乃至于看向孙长宁,开口说出的居然是东土的语言。

“这是什么功夫?”

发音有些不太准确,但是对于一个这年龄段的女孩来说已经十分的好了,孙长宁看向她,而这时候金发的女人回过神来,顿时开口呵斥,同样讲着一口流利的中文。

“你不能对爱尔兰人动手!”

爱尔兰人?

孙长宁的手指捏着一发子弹,看了看那个女人:“你和鲁滨逊什么关系呢?”

“鲁滨逊?鲁滨逊·哈里斯?”

金发的女人手里已经没了枪,此时似乎是为了打消孙长宁的敌对意思,她连忙道:“只是客人和主人的关系。”

“鲁滨逊·哈里斯是爱尔兰籍的英国人。”

柳州治疗妇科方法
孝感整形美容费用
达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柳州治疗妇科费用
孝感整形美容手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