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四平资讯网 > 健康

江苏舜天黯然退场

发布时间:2019-07-05 15:04:26

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上天。但江苏舜天光伏却倒在了大好的春色里。

笔者从多个渠道货获知,江苏舜天光伏因不堪重负,已于近期“低调”地关闭了光伏业务。事实上,舜天光伏并非孤例。笔者了解到,早在2011年前后,急功近利的光伏行业就深陷产业“寒冬”,一大批企业应声倒下,其中不乏尚德等曾经的业内巨头。

有趣的是,在已披露2014年年报的上市公司中,超过半数光伏企业的利润实现增长。其中,晶科、阿特斯、晶澳等行业巨头的利润率都超过200%。难道,光伏业以后也将进入大佬们一统江湖的时代?

江苏舜天黯然退场

“在‘双反’壁垒打压下,公司业务近几年几乎不盈利”,经多方求证,江苏舜天光伏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舜天光伏”)一位不愿具名的高管向笔者证实,该公司的光伏业务迫于经营压力,已陆续关闭,员工基本解散。

据悉,舜天光伏隶属于舜天国际集团,该集团创立于1974年,2010年5月与江苏国信投资有限公司合并后,已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国有企业之一,总资产达到140亿美元,可以说是“不差钱”。

公开资料显示,舜天光伏成立于2007年,拥有两家工厂,主要设计、研发、制造和销售高质量的晶体硅太阳能电池组件。截止到2012年,其年产能已达到500MW。

但自2014年2月21日起,该公司官方站的“中心”栏目就一直没有更新,“公司”一栏也是空白。

笔者根据其官的联系方式致电舜天光伏,但得到的语音提示是“对不起,该机已停止使用”。随后,笔者又致电舜天光伏所属的江苏舜天机械进出口有限公司,得到的答复则是“不清楚”。

调查期间,笔者还就“江苏舜天是否关闭光伏业务”一事向江苏国资委发去了问询函,但截至收稿时仍未得到答复。

种种迹象表明,舜天光伏的日常运作已经停滞。这一点也得到了业内人士的证实。一位曾为舜天光伏做过代工业务的企业人士向笔者表示,该公司于2011年与舜天光伏有过代工合作,据其透露,目前舜天光伏已经关闭了光伏组件的生产。

另一名知情人士则表示,江苏舜天这几年在收缩产业,主抓服装、贸易等主业。在2011年,江苏舜天为避免与控制方之间的同业竞争就剥离了房地产业务,如今可能是公司的光伏业务不赚钱,为调整产业结构而战略性放弃。

匪夷所思的是,从国内市场环境看,光伏行业已现转机。并且舜天光伏在官的简介中称,“拥有深厚的国际贸易背景及经验丰富的国内外销售团队”,并且“已有逾30个国家”使用该公司的光伏产品,这对于开拓海内外市场应该没有太大困难。

但上述高管称,舜天光伏这几年几乎都在亏损,一直没怎么盈利,“要是赚钱的话怎么可能还会关闭呢”。他表示,目前舜天光伏正在按计划关闭光伏业务,一些项目正处于收尾阶段,公司闲置的数百兆瓦组件产能也将于近期对外出租。

随后,笔者查阅江苏舜天的2014年半年度报告发现,“关联交易情况”一栏的信息显示,舜天光伏2013年上半年租赁业务收入77.32万元,但截至2014年上半年,对应的租赁业务收入为零。

该高管证实,目前舜天光伏闲置的组件工厂确实正打算对外出租,并且已经有同行业发来寻租意向,但具体的合作情况还在落实当中。

“双反”重创VS体制掣肘

“光伏对政策的依赖性较强,特别是在对外出口中,一旦该国家的政策有调整,企业就很被动”,前述舜天光伏的高管人士称,“双反”打压下,以出口作为主要业务的舜天同时还遭遇了汇率打压,企业早在2014年上半年就举步维艰。

事实上,受“双反”影响,早在舜天光伏之前,就已有众多光伏企业提前谢幕。数据显示,自欧盟、美国宣布对华光伏“双反”以来,仅在2011~2012年间,中国光伏企业的数量就急剧下降,由262家锐减至112家,过半企业早早退出了光伏行业。

“在‘双反’壁垒打压下,公司业务近几年几乎都不盈利”,上述高管称,舜天光伏以对外出口为主,但在欧盟“双反”的影响下,市场空间被压缩,一直没能很好地打开。

在2013年,当时舜天光伏的总经理陆自力亦对“双反”深表担忧。他在媒体上公开表示,欧盟原来是舜天光伏出口的主要目标市场,一年出口50兆瓦左右,涉及金额4000多万美元。但自2012年欧盟对华光伏“双反”以来,舜天光伏在欧盟的市场份额就大幅收缩,由之前的年出口50兆瓦一度缩减至2兆瓦。

据了解,在2012年的欧盟“双反”事件中,舜天光伏就遭到了欧盟的反倾销抽样调查。陆自力曾表示,如果继续盯住欧盟市场,加上反倾销税甚至反补贴税,很可能出口得越多亏损得也越多。

如今,舜天光伏的境遇似乎也验证了这一点。

谈及当下愈演愈烈的“双反”风波,上述不愿具名的高管称,为了避免遭受“双反”打压,国内光伏企业可以选择与第三方国家联姻的方式来规避风险。

另一方面,除了来自外部环境的“双反”贸易壁垒和同行业竞争,舜天光伏内部出现的体制弊端及管理问题也成了企业发展的一大掣肘。

“国企那一套流程太繁杂,根本不适合搞光伏”,前述高管称,国企体制僵化、决策滞后等问题突出,一个项目流程走下来,可能得花费1~2个月,甚至是更长时间,这往往就错过了项目的最佳时机。

有别于传统的能源项目,光伏对政策具有较强的依赖性,一旦政策有变或决策滞后,就会影响到项目的后续建设。“光伏需要灵活、快速响应”,该高管直言,民企小而精,能灵活应对市场,因此适合做光伏,但舜天光伏在大国企病的掣肘下,项目进展缓慢,错失良机。

“光伏兴起的这些年,企业急功近利,没有踏踏实实静下心来,迟早是会出问题的。”在光伏火热的时候,一些企业疯狂到什么程度?上述高管称,“就连原本卖箱包、卖衣服的也抢着做光伏。”

这一点也得到了其他信息来源的验证。一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向笔者表示,舜天光伏是在江苏舜天机械进出口有限公司的基础上做起来的,当时光伏产业正风生水起,领导的设想是把光伏板块做大、做强,再像舜天船舶一样上市。该人士称,由于舜天并非光伏行业出身,因此就外聘了一个团队,后来因故被解聘了之后,就由非专业人员来管理,遗憾的是在疯狂砸钱投入后公司一直没有什么生意,只能靠江苏国信集团(2010年,江苏舜天国有股权被整体划拨给江苏国信集团)的国企背景关系做做国内的项目,“据说亏损要上亿”。

商洛好的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公主岭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佳木斯有哪些小儿神经外科医院
晚期痛风症状都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