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四平资讯网 > 历史

定格年輪綠色之思

发布时间:2019-11-09 07:03:12

定格年轮,绿色之思

花衣燕呢喃的春天,树木分裂的细胞不但大,还壁薄,颜色鲜嫩,木质相对疏松;大雁回归蓝天成行时秋凉,这时的细胞,生长缓慢下来,体变小色变深,木质已变得紧密岁月递嬗,如此有规律的松紧相间、一圈圈扩增的树木细胞,同心轮纹构成的树木横断面,我认为就是年轮的定义,有些散文化的定义

亚里士多德就讨论过你达·芬奇也观察过你钟情过你,很早就认定你是一年一圈连大文人胡适《论短篇小说》,也顺便说,懂得植物学的人只要看看树的横截面,手指数一数年轮,就晓得树的年纪

渭水的风啸,王维的诗韵,桃花源的牧歌,清明上河图的喧闹,庐山上飘洒江天的热雨,刀光剑影,风花雪月,还有工业革命以来恶化的生态……都被你悄然刻录读伦勃朗和鲁本斯的橡木油画,你可推断出作画的年月思想家和文艺家,尤能体味你的美,而且赋予你五彩纷呈的艺术意义

诗人余光中既感悟诗写《我的年轮》,又在散文《山盟》里亦一任凭你抒发沧桑:“堂上庞然供立,比一面巨鼓还要硕大的,是一截红桧木的横剖面直径宽于一只大鹰的翼展,堂堂的木面竖在那里,比人还高树中高贵的族长,它生于宋神宗熙宁十年,也就是西元1777年……也就是明治45年,日本人采伐它,千里迢迢,运去东京修造神社想行刑的那一天,须髯临风,倾天柱,倒地根,这长老长啸仆地的时候,已有835岁的高龄一个生命,从北宋延续到清末,成为中国历史的证人”余诗人伸出手,抚摸那伟大的横断面,“指尖溯帝王的朝代而入,止于八百多个同心圆之心……那时苏轼正是壮年,宋朝的文化正盛开……美丽的年轮轮回着太阳的光圈,一圈一圈向外推开,推向元,推向明,推向清这些黄褐色的曲线,不是年轮,是中国脸上的皱纹”

感冒咳嗽专用药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